当前位置: > 文史资料 >

瓦屑坝考

时间:2013-06-05 12:50
鄱地以瓦屑坝得名者,莫著于瓦屑坽。若瓦屑坝、瓦屑墩则传者盖寡焉。 考饶郡城西二十里为尧山,载郡志,峰峦苍秀,泛彭蠡者百里外,隐隐可见,延袤起伏,凡十里
       鄱地以瓦屑坝得名者,莫著于瓦屑坽。若瓦屑坝、瓦屑墩则传者盖寡焉。
       考饶郡城西二十里为尧山,载郡志,峰峦苍秀,泛彭蠡者百里外,隐隐可见,延袤起伏,凡十里许,而总谓之尧山。山在鄱江之北岸,南岸有水斜出通江,即所谓瓦屑坽是也。
 自坽而上约十里许为双港,亦在江之北岸。港一也,而双名之,盖江自东南而趋西北,随北折而南,望之若二港然也。港南岸皆萑苇芰荷,无居民。北岸有泽,名青湖,志称青江渡。出口处广不三丈,有桥焉,名双港桥,则居民所有起也。烟火断续,抵于博士湖口之小溪,尽焉。溪右冈名龙王山,上有浮图,卓立水际,舟行者所共知。右二三里为夏漾湖,湖涸潦不常,盖瓦屑坽之对岸矣。
       双港诸地,随地异名,有为桥头者,为庙前者,为赤墈者,为软檣里者,为王家咀者,为赵家湾者,为夏家园者,为博士湖者;其姓则有余,有陈,有邹,有杨,有王,有赵,有董,有张、有彭。
双港一带,厥土赤埴,旧为陶数,废兴之详不及核矣。
       然今姑苏陶人往往自称其先世为双港旧陶,黄巢乱时,徒避吴地。据此,则瓦屑坝名村,应在五季以后。
其屑坚厚近寸,虽历风霜不泐,土中掘出,则有如盆者,如百壶罂者,如瓮者,而罂为多,间有如今宮殿所用琉璃瓦者。其坌而为阜纡,而为冈垒,而为路叠,而为墙倾、而为崖罗,而为茔辟,而为基艺,而为图;或蚴蟉如长虹,或从聚纷纭如蝌蚪,或散布如落花、如鱼鳞。乱甓颓垣,绿杨衰草,久与汉寝唐陵,共凭吊于韵歇。烟销日落潮平之外,而风雨所剥,波涛所啮,不知凡几年矣,瓦屑固如故也。
       而所谓瓦屑坽者,正在其对岸之西南间。尝常泛舟入其坽口,南溯三里许,犹仍瓦屑之名。濒曰岸上有赤阜,虽烟火寥寥,而废甓颓垣往往有焉。
       赤阜西南,又有地曰莲河,周回二十余里,原泽相半,而尽于表恩山。由是观之,今坽之名,应是蒙当年之墩坝以为号,及后墩坝之名渐隐,而坽独传。亦犹易、诗、书之始,止有施孟梁邱与齐鲁燕大小夏侯诸家,迨费易毛诗,孔氏书传皆后出,而名独传天下。后起者,每足以掩乎前,大抵然矣。
按石虹先生谓彭姜诸大姓,皆由洪武初徙实江淮,而鄱阳一府为多。
尝求其故,鄱当元季,保障西南为吴公宏,保障东北有于公光,率先纳土,太祖嘉之,故罹患稍浅,大姓之多,想原于此意。
       其徙时皆择豪右,如汉募民徒塞下,实关中,必如楚之屈景,齐之诸田,始与其选。则瓦屑坝、瓦屑塞虽不敢遽指是何冈阜,而其东北不越双港,西南不越莲河,断可知也。且其地滨鄱湖,秋水时至,渺无津涯,惟康郎数点矗起波心,计三数十里远近耳。
        遥忆当年,聚族斯地者,升高而望,亲睹夫真人之栉风冰雨,云蒸龙变于风樯阵马之间,暗*者诛后夫者凶,而此方独以先机之哲得宁。妇子安耕凿,雕龙啸而风谷生,应龙骧而景云起,欢然乐徙,为兴朝披剪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慕义效忠于当时,而垂裕无穷。求请情事,谁曰不然?彼业堪舆者,乃指余干湖岸微有瓦屑者当之,真微乎者矣。
至云曾子避寇所居,夫越之伐鲁,应在并吴之后,则余干已为越地,何至远避千里之外,反入其境内乎?又谓研硃渍蛙。曾子时书为简策,何殊可点矣?何以蛙遂至今色如丹砂,则伏牺画卦台畔,亦将马尽负图乎?术士附会,往往如此。
顾鄱有儒堂志载,以子固读书其地得名,地产竹叶作墨点,名曾子竹,云子固洒墨遗迹,则曾子或子固而讹,然馈硃变蛙,洒墨变竹,悠悠之说,是一是二存而不论可也。乃若瓦屑地将十里,为坝为墩,士人当犹有识其旧号而珥平日所未及深考者,则王父旧隐犹在青湖,先子抔土,现在尧山,岁必数至,双港诸地,路所经由,尚当访故老而问之。
 
(注:本文来自网络资料,仅供参考!)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