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史资料 >

元末明初桐城外来移民溯源

时间:2013-06-05 12:59
明清时期生活在桐城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其祖先大都来自徽州和江西等地,并认为这一时期桐城涌现出的著名人物赖以产生的环境却主要是由外来移民造成的 。周中明在《

 
       明清时期生活在桐城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其祖先大都来自徽州和江西等地,并认为这一时期桐城涌现出的著名人物“赖以产生的环境却主要是由外来移民造成的” 。周中明在《桐城派研究》中也提及: “桐城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如戴名世、方苞、姚鼐、方东树等人的远祖,皆属于从婺源、余姚等外地迁来桐城的移民”。关于桐城外来移民的具体史实、外来移民的相关特性,以及桐城外来移民又如何对桐城望族形成产生影响等等诸多问题,学界尚未有深入细致地探讨。本文拟就对桐城外来移民的发生、影响等相关情况进行梳理,旨在厘清桐城外来移民与明清时期桐城望族形成之间的关系。
 
一、移民的来源地
 
       清初,安庆府宿松县文人朱书曾议论说: “吾安庆,古皖国也。……然元以后至今,皖人非古皖人也,强半徙自江西,其徙自他省会者错焉,土著亡虑才十一二耳。”。 可见,明清时期安庆地区民众祖先大都来自江西,土著居民较少。桐城吴汝纶曾指出:“桐城诸族,大抵元季所迁,其迁多自江西或徽郡,而莫详其移徙之由。”。由此,桐城诸族祖先大部分从“江西或徽郡”迁入,迁入时间为元末。实际上,元末之前,已有零星移民迁至桐城,如方以智家族“其先自休宁迁池口,宋末有德益公者徙桐城” ; 钱澄之家族先祖在南宋末年,“由浙江淳安之蜀阜迁于桐城之滦漕” ;陈洲刘氏之迁桐始祖伯二在南宋末“自青阳迁居桐城东偏觕牌洲”; 麻溪姚鼐家族“上世为余姚人,元至元间有仕安庆者,逸其名,悦桐城山水,居焉”。不过,大批、成规模地移民桐城还是在元末明初,如:鲁谼方东树家族: “上世明洪武间,由婺源迁桐城鲁谼,代有潜德”;桂氏始迁祖桂昌龄: “原籍豫章鄱阳,元季因兵乱卜居安徽桐城之西乡三安坂”;横山张氏家族: “其迁横山始祖长乙公由元明鼎革时自饶州鄱阳瓦屑壩来桐” 。
        通过上面移民事例,我们发现,桐城移民来源地确实以徽州和江西为主。在概率把握度95% 的条件下,推知安庆府同期移民占总人口的75—80%,移民总数约为32. 6%。其中,江西移民占87%,约为28. 3万; 安徽移民仅占6%,约为2 万。余为其他。”由该研究结果,我们可以推断,元末明初桐城的外来移民来自江西地区的比重也应较大。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来自江西的移民中,尤以来自饶州府鄱阳瓦屑坝的民众较多,外国学者比阿蒂曾对桐城县的人口由来进行过研究,他指出,桐城一地有“20% 以上的氏族始祖来自( 鄱阳) 瓦屑坝这个村庄,并且有差不多比例的氏族来自鄱阳县其他地方”。如前面提到的横山张氏家族就是来自瓦屑坝。
        当然,元末明初桐城移民中也有一部分非江西或徽州籍移民,例如,孙晋家族“始祖福一自扬州迁居桐城” ,齐之鸾家族“先世居凤阳”,“元末避祸迁桐城” ; 马其昶家族“初姓赵氏,为六安州学生,永乐时赘桐城马氏,遂承马氏,为桐城人”,等等。
        总之,元末明初之际,桐城地区迎来了大量来自江西、徽州等地的移民,他们迁入桐城,必然会改变桐城地区原有的人口结构与经济状况,同时也会影响到桐城此后的文化发展走向。
 
二、移民桐城的原因
 
        论及移民的原因,从移民时间推测,可能与元末长年的战乱有较大关系。在中国历史上,大规模移民高潮的产生,“无不发生在严重的自然灾害、剧烈的社会动乱和战争的过程之中以及平息以后,尤其是天灾人祸同时爆发的时候”。清末民初桐城姚永概也曾说过:“夫名宗巨族之始迁也,大都在盗贼蹂躏饥困奔走之间。”。元朝末年,政治腐败严重,官贪吏虐,民不聊生,纷纷起义反抗。至正十一年( 1351 年) ,全国性的农民起义大爆发,战火也波及江淮之地,以及长江中游一带,徽州、饶州、安庆等地都曾遭受兵燹之灾。如徽州地区,“四月,( 红巾) 由婺源犯休宁,军民一夕皆遁,遂陷徽州。休宁地四达,群盗蜂舞,残毁尤甚”;饶州地区,至正十二年( 1352年) ,彭莹玉、项普略率红巾军攻克江州、南康路、袁州、瑞州、饶州等地; 同年十二月,信州、饶州、江州等地又被元兵攻陷。至正十五年( 1355 年) ,陈友谅遣花指挥攻陷饶州,寻复之。蕲、黄红巾军“焚掠乐平州治,居民溃奔,逃岩穴中,多困毙,小石岩被毒尤惨” 。至正十六年( 1356 年) ,苗獞万余至进贤,掠饶州余干县。洪武元年( 1368 年) ,方丑仁自闽犯饶州,后转掠余干,知州胡惟孝战死,掠德兴,杀戮甚惨  。
        一般情况下,移民迁徙过程中,往往会考虑迁移距离问题。迁徙距离一般包括地理距离和社会文化距离两个方面。如果迁出地与迁入地两者之间的地理距离较远,这就意味着迁徙途中风险就会加大。同样,如果迁出地与迁入地两者之间的社会文化距离相差较大,这也就意味着移民融入迁入地社会文化圈的障碍较多。来自饶州、徽州等地移民之所以选择桐城,是因为桐城的空间距离方面和社会文化距离都相差不远。
        此外,桐城相对偏僻安全的地理环境也是吸引移民来此的重要因素。桐城位居长江之北,东南滨江,西北环山,山连亘数千里,其山之秀逸特出者有龙眠、投子、浮渡、华严诸峰。重峦叠嶂的地形对于躲避战乱无疑可以提供较为安全的保障。虽然桐城地区在元末也有战火波及,如至正十九年( 1359 年) ,廖永忠帅师攻枞阳,克之。九月,徐达击赵普胜于浮山。但都发生在桐城东南枞阳一带,西北部分因为多山的原因还是相对安全的。如桐城黄氏家族其先为江西人,“元顺帝时,有讳图者,生三子: 回甫、懿甫、胜甫。徐寿辉之乱,图死鄱阳。回甫与诸弟载其母避寇至桐城,家焉” 。此外,桐城山川灵淑,景色秀美,也是战乱平息后外来移民休养生息的绝佳之地。如横山张氏迁居桐城是因为“爱其负山面湖,山水秀丽,足以谋斡止长子孙,遂卜居焉”。因此,从这个因素来看,周中明先生论及桐城移民原因时,认为“桐城优美的自然风光吸引了外地人才的荟萃”,有一定道理。
 
三、移民与桐城著姓望族的形成
 
       潘光旦先生在探讨明清时期嘉兴的望族时,曾注意到移民与世家大族的形成之间有一定关系。虽然他并未具体回答移民何以能形成世家大族这一较为复杂的问题,但潘先生的认识对于考察桐城著姓望族的形成很有启发。明清时期,桐城的著姓望族有张氏、姚氏、方氏、马氏、左氏、吴氏、叶氏等,均为移民后裔。这些移民家族是如何从普通的农耕之家发展成为地方望族的呢?
        一般来说,移民迁徙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淘汰与选择的过程。“当他们移徙的时候,自然淘汰的势力一定很活动,逐渐把懦弱的、重保守的分子,收拾了去,或是留在后面,所以凡事能够到达新地方的分子,都是比较有毅力的、有才干的。” 姚永概亦云: “夫名宗巨族之始迁也,大都在盗贼蹂躏饥困奔走之间,而子姓渐蕃衍,由一人递至数百千人,或万余人,由一时无聊赖之播越,垂及于数百年几千年之久,岂非其始之一人者有渊懿雄杰之姿,深隐不可测之量,庇赖其后嗣者远且厚欤?”。 迁入桐城的移民应该说也“都是比较有毅力、有才干的”。来到桐城后,必然要披荆斩棘,为家族的生存与发展不断拼搏、奋斗。众所周知,科举入仕是明清时期望族形成的关键所在,同时也是望族保持经久不衰的前提。可以说,只要某个家族其成员在科举入仕上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而且数代簪缨不绝的话,这个家族的望族地位基本正式确立下来。同理,这些外来移民要想发展成为地方上的望族,必须走科举入仕之路,实际上,桐城望族姚氏、方氏、张氏、马氏等都是走科举之路成为望族的。
        当然,桐城其他望族也是在经历几代人努力奋斗后才形成的。例如,桂林方氏家族,虽在宋末元初即已迁居桐城,但也是到时称“五龙” ( 方琳、方玘、方佑,方瑜、方瓘) 的第六代才蔚然成为钜族,其后又涌现出了方学渐、方以智、方维仪、方应乾、方孝标、方苞等诸多文化名人。桐城张英家族,尽管在明代初年徙居桐城,但也是五传至参政公张淳,家族才始显,再传至张英、张廷玉父子,终于成为天下望族,有“父子翰林”、“兄弟翰林”、“祖孙翰林”之誉。张氏家族有清一代,“自祖父至曾玄十二人,先后列侍从,跻鼎贵,玉堂谱里,世系蝉联,门阀之清华,殆可空前绝后已” 。桐城这些著姓望族之间并不相互孤立,而是交相师友,往来频繁。为了保持家族的延续性和影响力,联姻情况往往较为普遍。以麻溪姚氏为例,姚氏与张氏联姻较多,如姚鼐先后娶张曾翰女、张曾敏女,姚鼐子姚师古又娶张曾敏孙女、张元黻女,而姚鼐一女适张元辑,一女适张元骞子张通理。这种连环婚姻和累世婚姻,使得张、姚二家关系非常密切,也有助于保持家门不坠。通过相互通婚,这些家族相互关联,声气相通,在当地社会文化生活方面占有举足轻重的分量。
       综上所述,元末明初的外来移民,通过家族几代人的努力奋斗,通过科举入仕,终于从普通的耕读之家,发展成为声势显赫的著姓望族。这些望族的形成,为明清时期桐城文学的发展、文化的繁荣以及文献之邦的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积蓄了更为持久的力量,是我们研究桐城文学不应忽视的。
 
(注:以上资料主要是节选汪孔丰《元末明初移民与明清桐城文化的兴盛》,内容有删减,详情请参考原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