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张氏宗族 >

那清安之师到底是谁?

时间:2013-05-21 09:19
今天,在注解那清安《张氏三修谱序》同时,与东至宗亲群中讨论那清安的老师,突然发现那清安提到的老师张松岩先生与谱中所录的十一世祖松岩公的世系和传均不符。 那清安(?1834),叶赫纳喇氏,字竹汀,满洲正白旗人,清朝大臣;嘉庆十年( 1804年 )进士,

         今天,在注解那清安《张氏三修谱序》同时,与东至宗亲群中讨论那清安的老师,突然发现那清安提到的老师张松岩先生与谱中所录的十一世祖松岩公的世系和传均不符。
那清安(?—1834),叶赫纳喇氏,字竹汀,满洲正白旗人,清朝大臣;嘉庆十年(1804年)进士,授户部主事,迁翰林院侍讲;累迁内阁学士;二十四年(1818年),授礼部侍郎,历刑部、工部。
那清安在嘉庆二十三年(1818)谱序中写到:“乾隆己亥年(1779年)桐城张松岩先生来京都。予与姚子宝奎同受经先生之门,予少孤贫,先生口讲指画诱掖备至。先生跅驰不覊,在京屡不遇以去而窃先生之绪言者。……丁卯春适令侄伟庵介先生书函而至,相见喜慰无似,留馆予家。…… 今五月之季,伟庵复至京,会晤之顷,知松岩先生已于去冬辞世,为帷哭者久之……”
据五修谱载,松岩为小四房十一世祖弼公,清太学生,生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卒于道光三十年(1850年), 亦名世参,字翊赞,号松岩,启灏公三子,其世系如下:万锦公-志贵公-之伋公-云阅公-永伸公--启灏公-弼公,为三修谱总理。
显然,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那清安在1804年中进士,其时松岩公才7岁,而那清安在谱序说松岩公是其恩师,怎么可能呢?
再者,松岩公于1850年去世,而那清安在谱序中说松岩公于嘉庆二十三年去冬即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去世,相差甚远!
第三,那清安于1834年去世,早于恩师“松岩”公16年,也与谱序所说其恩师去世一年后他还在给五修谱作序不符。
第四,松岩公1788年生,而那清安在谱序说1779年先生来京都,似乎不可能。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我就复查了原文,谱序中提到的确实是松岩公,而世系和传录入的也是松岩公,都没有问题,难道有两个松岩公?否则,有以下可能:一是那清安谱序中有误;二是那清安生平有问题;三是谱中世系有问题。
为此,我和东至宗亲进行了探讨。首先排除了那清安生平的问题,即便生平待考,但考取进士是有记载的,这点不会错,凭这点也说明有问题的。其次,我们也排除了世系问题,三修谱时其恩师才去世一年不会出错。当时,我们设想是可能有两个松岩公。根据谱序中提到其恩师的侄子伟庵公以及伟庵公乃瑞分公之子,我们判断其恩师乃是同一代的即均是十一世(世)。此外,我们认为,十一世中,可能另有字为松岩的。
随后,我尝试从十一世中寻找另一个松岩公。考虑到小三房一直主修宗谱,而序中提到恩师与三修谱总修瑞分公及其子伟庵公似乎跟亲近一点,于是我先从小三房世系中寻找。当时,凭两个信息:一个是字松岩,一个是1817年去世。其后,我发现瑞分公兄世绅公字为松崖,与松岩仅一字之差,是不是就是松崖公呢?再看,松崖公去世是1817年,有点相符,可能是岩与崖一字之误。再再看,发现松崖公世系中提到了学生那清安,这就证明了那清安的恩师实际是我十一世祖松崖公,说明那清安序中确实有误。
考虑到松崖公与那清安是师生关系,怎么连其恩师的号都弄错。思来思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宗谱在刻印是出错了。当然,具体何种原因出错,也成为历史之谜了。

十八世孙时雄拜撰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